当前位置: 根亲文化>>民风民情

我的元宵节

时间:2016-02-26  作者:王文平  来源 :大河网-河南日报  字体:        访问次数:

元宵节是年的结束,更是年的高潮,是欢庆着一路走来,走向更盛大的狂欢。

如同大年初一一样,燃放长鞭炮竹,迎春纳福,家家户户,村村寨寨,此起彼伏,为了抢头挂,抢福接福,户主们在头天晚上都铆足了劲,使了魔法,以便元宵节早早起床,上香叩拜,燃起爆竹,把过去一年的不快、晦气全部赶走,迎接新一年的真正开始。花芽孕育着,涌动着,已经迫不及待,又一个四季的轮回,生长与收获,翩然而至,新春裹携着巨大的希望与企盼,将把田野的土壤拱得松软而馨香……

我儿时的家乡泌阳,元宵节早上并不吃元宵,还是吃饺子。元宵节也不叫元宵节,就叫“正月十五”,人们匆匆吃过早饭,跑到大街上,巷道里,打麦场里,有舞狮子的,跑旱船的,踩高跷的,锣鼓喧天,整个村子沸腾起来了,我一会儿蹿到这边,一会跑儿到那边,外面大鼓咚咚响,我胸中小鼓响咚咚,只恨腿短跑不快,只恨人小脖子短,因为每一个节目中间都会穿插一些搞笑又喜庆的段子,生怕错过了去。在挤得密实的人群中,我常常满头大汗,激动万分,笑得前仰后合,儿时简单而纯粹的快乐里似是加了糖放了蜜。

舞狮子的在中午时分,还要挨家挨户到院内表演,最后还要跑到堂屋大厅里,表演一番,当然这些人家都准备了烟酒点心等礼物在正堂的神案上供狮子享用。舞狮子、跑旱船、踩高跷有时集中在一上午,不同的地点同时进行,也有时全天分时段进行,但无论怎样安排,女孩子正月十五下午都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去做,那就是“扎花花”。扎花花纯属才艺展示,几天前提早在地埂山坡选好一株棉花棵大小株型圆满的野枣树,用镰刀砍回;放在院子一角,只等元宵节那一双纤纤玉手。各种颜色的彩纸、高粱秆和蓬松的棉花:彩色的纸剪成正方形和条形,正方形折叠成漏斗状,扎在枣刺上,上面再用一小丁高粱秆芯固定。“漏斗”里放上棉花,寓意棉花丰收,花开富贵;“漏斗”下还垫有各色彩条,代表豆角丰收又代表幸福长久。这一棵“花花树”,就扎好了。“花花树”扎好,只是扎花花的一部分,另外还要用高粱秆做一个“摘花婆”和“摘花篮”,彩纸做成帽子、上衣和裙子,“摘花篮”挂在胳膊里,装上半篮棉花,再把“摘花婆”挂在花枝间。

“花花树”扎好后,就插在每家的粪堆上,预示万物茁壮生长。没有粪堆的家庭就插在鸡窝附近。花花树旁边有几个要扎的东西是用整棵高粱秆做高粱和谷子。高粱头是用高粱篾和高粱芯段在一段剥过的高粱芯上插成,谷穗则是用一段带皮的高粱秆代替,这些代表五谷丰登的玩意儿做好后和摘花树插在一起,煞是好看。另外还要准备摘花婆晚上居住的小屋,用砖垒成小屋,用砖做桌、椅、床,床上铺着彩纸做的床单和被子供摘花婆晚上休息。这些“花花树”做好后全村男女老少都走出家门评头论足:谁家的棉花开得大,谁的豆角胖又长;谁家的摘花婆俊俏,谁家的花房盖得好,最后要评出“巧手姑娘”,全村老乡对她都会另眼相看。

白天在忙碌中倏忽而逝,夜晚的节目更加令人期待,甩“刷子疙瘩”和“偷灯盏”,这个完全是孩子们的游戏,但家家户户大人支持。大人帮着孩子把一年用残的扫帚头、刷子头找出来,指导孩子们用萝卜头做灯盏,更有热心的家长用红薯面做成灯的形状上笼蒸熟,这种面做的灯是可以吃的。只待夜色降临,孩子们蜂一般飞到村外的麦地里,点起扫帚头、刷子头,用一根长长的粗绳系着,甩开膀子抡起来,一朵朵烟花开放在夜空。每当此时,邻村的遥遥暗中比赛,看谁抡的又大又圆,看谁的持续时间久,最终胜利者每每欢呼雀跃,个个像是得了勋章。这个节目一完,随即疯跑回家,把各自的灯盏放上油,插上灯芯,点好,放在神岸上,窗台上、灶台上、鸡窝顶、牛棚旁、猪圈门口,摘花婆的花房里等等,专等别人来偷,自己去偷别人家的。我们那里风俗,越是被人偷越好,谁家的灯盏没人偷,是会被人看不起的。孩子们把全村每家每户偷个遍,有的是刚偷来的,还会被别人偷走,最后孩子们把自己的战利品都集中存放,评出冠亚军,一决高下。这个节目一完,孩子们就提着各种各样的彩灯笼:纸做的、玻璃做的、猪膀胱做的等等,成群结队满街溜达,比比谁的灯笼最漂亮,再去看看那棵最美的“花花树”,最美的“摘花婆”,一直闹到深更半夜,大人叫了方才离去。

这正月十五的一天啊,快乐都溢到正月十六,十七,课间和上学路上还在讨论、回味,甚至出了正月还不时在梦中笑醒……

这就是我的元宵节,花树摇曳灯盏明亮的元宵节,泌阳县马谷田小镇一个小乡村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热热闹闹的元宵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