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根亲文化>>民风民情

家住燕庄

时间:2016-06-30  作者:高自双  字体:        访问次数:

时间过得真快。1985年,我从安阳搬到郑州,一晃30年了。

当时,全部家当不过是一张单人床,一张书桌,两把木椅,一个煤球炉子,一个木框纸板钉成的包装书箱,还有凭煤本从安阳市南关煤球厂购买的煤球,凭副食票从安阳中山街国营菜店购买的几棵大白菜、萝卜以及凭粮油证从粮店购买的面粉和一瓶菜籽油。朋友帮忙找了一辆敞篷卡车,在冬日的寒风中,费尽周折,终于把行李运到郑州。

我事先在燕庄租好了房子。像省委机关大多青年干部一样,租房的目标是以省委机关所在地为半径,目光投向近郊的农村。当时,机关干部分别在胜岗、聂庄、燕庄、司家庄、杜岭、关虎屯、姚寨、黑朱庄等村子租房。租房时,房东要的租金满口才一个月70元,我主动提出给90元包电费。省委宣传部几个年轻小伙子同事,七手八脚帮我从车上卸下了不多的家当行李。这就算是在郑州安家了。

住处是一个农家小院,房东住四间门朝南的北屋,我租住的是门朝东的三间西屋。那时,燕庄还是农村,多是平房。我的租屋是水泥板平房顶,冬冷夏热。村子北边是稻田,夏日晚饭后拿把芭蕉扇子一摇,成群的蚊子碰打得砰砰啪啪响。窗户上没有窗纱,睡觉时必须把蚊帐掖严实。一次,半夜醒来,拉开电灯,看见蚊子隔着蚊帐叮咬女儿的手,一个小手指上竟然叮有9只蚊子,看了着实让人心疼。

房间里老鼠也多。我有一个箱子,是在安阳制药厂工作的表哥送给我的废弃的包装药瓶的箱子。箱子由木框钉制而成,箱底箱盖和箱子的四面包裹以纸浆压缩版,老鼠牙齿尖锐锋利,竟然破洞而入。箱子里放着我学生时的创作草稿和信件。夜深人静时,老鼠在箱子里咬啮纸张,扑腾乱窜。有时拍打有时学猫叫,我不停地在和老鼠作斗争,总是这样,不知什么时候,迷迷糊糊进入梦乡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

直到1995年,我搬到燕庄行政村下辖的自然村司家庄继续租屋住,同事送给我一只小猫,情况才有所改善。开始,老鼠欺负猫幼小,仍然猖獗如常。可是,随着小猫渐渐长大,老鼠与小猫的力量对比也发生变化。有一回,我们从凉台上回到屋里,开门看见小猫捕获到一只个头不小的老鼠,撩起来玩耍,老鼠惊恐万状。小猫耍着不知怎么失了手,老鼠虽然乘隙脱逃,但鼠害从此绝迹。一同事在经四路省公安厅家属院一处旧的平房里居住,老鼠多,鼠害严重,下老鼠药,老鼠不闻;下老鼠夹子,老鼠不钻,想了许多办法,都不灵,就把我家的小猫借了去。老鼠当即闻风丧胆,从此不敢“光顾”张府。

也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第一次穿上了皮鞋。房东最小的四女儿在一家皮鞋厂打工。为节省钱,我托房东的女儿在皮鞋厂定做了一双。皮鞋做好后,房东特意领着我到鞋厂去取。记得是在一天晚饭之后,房东骑一辆自行车,我骑一辆自行车,出燕庄往东,走了一阵,又拐弯往正南走。我们骑得飞快,穿过陇海铁路下面的一个黑乎乎的涵洞,继续南走,东拐,到了一个村子,才看到一家皮鞋作坊。我试穿了皮鞋,正好合脚。原来说好的30元钱,厂主为给房东一点面子,收了26元钱。皮鞋是“三接头”式,牛皮面料,半高跟桐木垫跟,穿着倒是轻巧,只是有点磨脚,猛一穿不如布鞋舒服。现在想来,皮鞋作坊所在的村子位置大概是在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那一片地方。当年在皮鞋小厂打工的房东的四女儿,后来自己开化妆品门店做生意,相当成功。

上世纪80年代时兴打制家具。我也从二里岗那里一家木材厂买了两根木料和三合板,找来木工打制了一张双人床,两个书架,一个衣柜。在这之前,我们和小孩子一家三口睡的是一张单人的小铁床,单人小床太窄,睡不下,就在里边靠墙位置垒了两摞砖头,砖头上支了一块木板,把床“拓宽”了一点。可是由于高低不平,睡在床上,常常有从斜坡向低处滑落之虞。有了大床后,睡觉舒服多了。

我们帮房东割过麦子。那时,燕庄周围都是麦田。今天省高级法院的对面,毛泽东主席当年曾在那里视察过麦田。那块麦田,是我们星期天带孩子悠闲散步的地方。现在那里树立了一通视察纪念碑和一尊毛泽东铜像。法院所在地,是当年燕庄种植莲藕荷花的池塘。夏天的晚上,我们常到那里听青蛙合唱。

昔日的市郊燕庄,现在已是繁华的商业中心。2005年,在媒体上看到燕庄要拆迁改造的消息,我和妻子想去再看一眼我们曾经住过的小院。到那里才发现,村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搬走了,房屋正在拆除,一片狼藉。我们在曾经居住过的一条熟悉的胡同里来回走了好几趟,隔几天又去了一回,依依不舍啊。


上一篇:那片山韭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