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文化资讯>>国内要闻
《长城保护条例》颁布实施十周年

长城保护在探索中前行

时间:2016-12-05  作者:连晓芳  来源 :中国文化报  字体:      

长城作为我国现存体量最大、分布最广的文化遗产,既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,也是人类历史上宏伟壮丽的建筑奇迹和无与伦比的文化景观。做好长城保护工作对于展示中华民族灿烂文明,坚定文化自信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
2006年,国务院首次就单项文化遗产保护制定专门性法规《长城保护条例》,确定了长城认定、保护、管理、利用等基本制度,进一步明确了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法定职责。

今年是《长城保护条例》颁布实施十周年。11月30日,国家文物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《中国长城保护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。“《报告》的公布,是为了让全社会了解过去十年政府、社会力量在长城保护方面所做的工作。同时也为宣传长城保护理念,落实政府下一步工作着力点,提供了一个契机。这对形成全社会保护长城的共识具有促进意义。十年来,国家文物局和各省文物局在长城保护上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,但和长城保护的艰巨任务之间仍有很大的距离。”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。

梳理资源 加强维护

2006年至2010年,国家文物局会同国家测绘局组成长城资源调查领导小组,来自文物、测绘行业的361个专业机构、1295名专业技术人员组成调查队,历时4年,行程数十万公里,实地调查面积超过4万平方公里,涉及16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445个县(市、区),完成了对我国各时代长城资源的田野调查。

作为一次对长城资源史无前例的全面梳理,调查制定了统一的技术规范,运用遥感影像、三维扫描、数字摄影测量等多项现代技术,记录了我国长城资源保护保存状况,形成了较为全面、丰富的长城资源调查记录档案。

《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6年11月,中国已有37924处长城段落被公布为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,占所有长城认定段落的86.7%。其中河北、山西、内蒙古、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南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等省(自治区)长城段落核定公布为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比例达到100%。

谈及长城的维修实践与理念,刘玉珠说:“通过多年的长城保护维修工作,长城保护维修理念的社会共识逐渐形成。这次《报告》的公布,实际上也是给社会做一个介绍和普及。并不是说所有的长城都要进行充分的维修才算是科学的保护,才算是对长城负责,对历史负责,有的地方残垣断壁也是一种状况,也是一种历史的见证和延续。”

国家文物局专门组织长城沿线15个省市区文物局负责同志和相关专家学者,召开长城修缮理念专题研讨会。多位专家提出,当前一方面应全面完善《长城保护条例》,加快对长城本体的抢救性保护;另一方面应深入挖掘长城文化内涵和特殊的历史文化价值,弘扬长城精神,争取更多社会力量投入到长城保护工作中。

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呼吁,应尽快出台长城保护总体规划,法律制度建设和管理工作要两手都要抓。长城的修缮工作,也要因地制宜,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来具体实施。

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正辉感慨地说:“我们常说‘爱我中华、修我长城’,修我长城是物,爱我中华是精神,从物到精神,《报告》恰恰是把我们的长城精神做了凝练,对长城精神做了一个很好的传承。”

专项督察 落实细则

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介绍,在习近平总书记对长城工作做出重要指示之后,针对《长城保护条例》执行的十年间,各地长城保护工作落实情况,存在哪些问题,有哪些好的做法需要推广,还有哪些问题亟待加强,国家文物局在今年8月至10月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长城保护督察工作。部署组织了5个督察组在长城沿线15个省份、404个县域,采用国家文物局督察、省级自查、随机抽查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专项督察,督察内容包括长城段落认定与公布、“四有”等基础工作、监管与执法常态化机制、政府保护责任落实等4个大项、13个子项、36个小项。

从督察结果来看,《长城保护条例》对于明确长城保护法律地位、夯实保护基础、形成保护体系等都发挥了明显作用。截至2016年,全国已设立长城保护标志牌6516座,保护界桩72605根,保护说明牌743个,重要长城段落、节点和交通路口多已设置保护标识;长城沿线已明确485家文物行政部门或管理机构负责长城保护管理,各地聘请长城保护员4650名,北京、河北、内蒙古、山东、宁夏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等地实现了保护员全覆盖;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长城段落已全部建立记录档案。

近年来,内蒙古自治区为认真贯彻《长城保护条例》,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内蒙古提出的重要指示,针对内蒙古区内长城古迹分散、保护管理困难的实际,文物部门在锡林郭勒盟组建了马背文物保护队,发动组织基层农牧民参与长城保护工作,把长城保护与农牧民放牧生活结合起来,形成了适于在基层牧区普及的长城保护工作体系。

早在2003年,北京市出台《长城保护管理办法》,摸清了北京地区各个时期长城的情况,为下一步的长城保护工作打下坚实基础。同时,北京市财政逐年加大对长城保护的经费投入力度,从2000年开始,北京市古建筑修缮资金已经安排到了1.1亿元,之后逐年增加,到了2012年,全市的古建筑保护修缮经费达到了10个亿。近几年,每年都安排不少于1亿元的经费用于长城专项抢险修缮、保护和周边环境整治。北京地区的长城抢险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一定成果。

直面问题 措施跟进

2016年,河北怀来男子破坏长城砖墙、辽宁绥中长城修缮、山西山阴“月亮门”长城坍塌等事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。对此,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,“河北怀来男子破坏长城砖墙事件虽然只是极个别的,但它反映出我们的长城保护宣传力度还需要加强,公众对文化遗产的敬畏心还需要增强。辽宁绥中长城保护修缮事件确实对我们文物系统触动很大,反映了文物保护工程管理中的诸多不到位,对长城保护理念的普及没有深入人心,行业与公众缺乏沟通,信息不对称。山西山阴‘月亮门’长城坍塌事件反映了长城保护工作日常巡查不到位,没有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濒危长城段落进行及时必要的加固,仍然是基础工作不牢固。”

刘玉珠告诉记者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国家文物局将采取针对性举措,力争在2017年底完成长城保护总体规划,同时继续推进省级长城保护规划和长城主要点段规划的编制和实施。还将与财政部一起研究完善财政投入机制,优化支出结构,落实长城日常保护管理经费,对长城沿线欠发达地区、少数民族地区给予重点支持。推动建设长城国家级监测管理体系,与测绘部门等合作,采用无人机等方式加强巡查,强化日常养护与管理。实施长城保护2020工程,严格遵守“不改变文物原状”和“最小干预”的原则,优先实施一批长城抢险加固工程,及时消除自然和人为因素可能造成的安全隐患。

11月30日,八达岭、慕田峪、居庸关、黄崖关、山海关、金山岭等长城保护管理机构成立了京津冀长城保护联盟,以共同推动长城保护、展示、宣传、研究工作协同发展。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表示,“要借助这一契机,和兄弟省份协作开展相关联合执法巡视和执法检查工作,同时吸引广大志愿者参与到长城的巡视检查和保护工作中来。按照国家文物局的要求,进一步落实长城保护的责任,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并且创新体制机制,加大投入,广泛吸引社会各界参与,在保护好长城的同时,努力探索整治环境、改善民生、消除隐患、发展经济、合作共赢的局面,为文物保护工作和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建设工作做出努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