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中原访古>>名人圣贤

感怀屈原

时间:2014-05-13  作者:柴清玉  来源 :中原网-郑州日报  字体:        访问次数:

公元前278年一个阴郁凄怆、江风凛冽的午后,面容憔悴、风骨凛然的伟大诗人屈原,伫立在奔泻不息的汨罗江边,深情地环顾他挚爱的壮丽山河,而后毅然跃入江中……

千百年过去了,江水悠悠,诗魂依旧飘荡在神州大地,凝结在炎黄子孙的心头。

同样也是一个阴云低沉的日子,我独坐窗前,展开那本装帧朴实的《楚辞》,怀着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壮美诗句,寻觅诗人的踪迹。我没有到过汨罗江,但汨罗江分明就在眼前。游人稀少,江景清寂,看不到诗人曾经吟诗的茅庐和渔夫的小舟,但我还是清晰地看见诗人那从容的身影依然那么挺拔傲岸;那忧愤深邃的双眼仍是那么坚毅犀利;那浩荡而去的汨罗江似乎依旧荡漾着诗人那意境高远、激扬豪放的《离骚》和《九歌》。

屈原(约前340年—约前278年)是我心目中的一座丰碑、一座高山。他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伟大诗人,名平,字原,自云名正则,字灵均,楚贵族之后。初辅佐楚怀王,任职左徒,主张举贤授能,修明法度,实现富国强兵,却遭到令尹子兰、上官大夫靳尚等的反对和谗毁,被黜为三闾大夫,流放汉北。楚顷襄王时再度被流放江南,长期流浪在沅湘流域,接近百姓,忧伤国事,发愤创作《离骚》等伟大诗篇,倾诉其眷念祖国和百姓之情。后楚、秦交兵,楚接连丧城失地,都城郢(今湖北江陵北)亦为秦所破,屈原愧于无力救国,于楚顷襄王二十一年(前278年)五月初五(端午)怀着满腔哀怨和愤怒,投汨罗江随江而去。

透过《离骚》,我感受着楚国的历史烽烟和诗人荡气回肠、至诚至美的诗魂。也许会有人哀叹,或沉默,或悲愤,或惋惜,但是我坚信更多的应是心灵的震撼和发自肺腑的敬仰。尽管屈原出身贵族,官居左徒,掌握政事、法令和外交等大权,但他却反对贵族特权,痛恨官场腐败,力除社会不公,竭力举贤任能,心系大众百姓,减轻百姓负担,这种品质精神即使在今天,也是十分可贵的。面对强秦的威胁,他尽管主张联齐制秦,但他并不反对国家统一,并以“皇天无私阿兮,览民德焉错辅。夫维圣哲以茂行兮,苟得用此下土”的远见卓识,力谏君王体恤百姓、推行德政、改良政治、变法图强,从而统一天下。而不要像强秦那样施行暴政,涂炭生灵。尤其在受到小人诬陷,被革职、囚禁、流放的逆境中,仍坚持信仰,决不委曲求全、随波逐流,而是刚正不阿、固守节操、忧国忧民,留下了“与日月兮同光”的《天问》、《九章》等诅咒世道黑暗、君王昏聩,弘扬正义、渴望光明、赞美生活、歌颂祖国的千古绝唱,也赢得人民群众的世代怀念和敬仰。我想,我们今天实现中华民族崛起“中国梦”的伟大实践,不正是对诗人壮美绝唱和浪漫理想的回应吗!

人的生命是宝贵的。人的生命只有一次。在无法容忍“不识时务”的那个时代,屈原没有献媚讨好于权势,没有与小人同流合污,也没有见风使舵、苟且偷生,而选择了爱憎分明、坦荡磊落、以死抗争,这是诗人留给后人最可珍贵的精神。诗人怀石沉江,放弃的是生命,而升华的是不与污浊合流的高尚气节和对君子求道的生动诠释。屈原随江而去的不是逃避不是毁灭,而是向黑暗势力的不屈抗争,是对世人追求真理的精神召唤。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,逝去的只是楚国的一位臣子、一位伟大的诗人,留下的却是充满深刻内涵、发人深省的端午文化,是充满坚毅志向、大仁大爱、文辞华丽、清纯浪漫的不朽诗魂。这是文学的大幸,诗人的永恒。